切肤之爱,澳大利亚首都,炸排骨的做法

admin 3个月前 ( 03-16 10:19 ) 0条评论
摘要: 一部不会被人忘记,使所有人产生共鸣的影片,给人以警醒,又不失艺术性。最重要的它触动了这个社会上最敏感的神经,并且是深深的把曾经的震颤赤裸裸的暴露给观众看,还没被广电拿掉。...

毫不夸张的讲,我可能看了部中国最好的电影。

一部不会被人忘记,使所有人产生共鸣的影片,给人以警醒,又不失艺术性。

最重要的它触动了这个社会上最敏感的神经,并且是深深的把曾经的震颤赤裸裸的暴露给观众看,还没被广电拿掉。收到了无数口碑和褒奖不说,现在很难找到这样一部片子了。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沙海苏日格,《芙蓉镇》真的给了我们很多惊喜。

1981年,文学杂志《十月》发表了古华的长篇小说《芙蓉镇》。小说问世后,立刻在全国范围内引起强烈轰动,成为一时被人争相传阅的畅销作品。次年,《芙蓉镇》以高票荣获第一届茅盾文学奖。这样一部誉满全国的作品,素以书痴著称的谢晋,当然不会忽略这样一部鸿篇巨著。

《芙蓉镇》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于1986年。

影片包揽金鸡百花多项大奖在内的9个及国际电影节等奖项。

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领悟到的不仅仅是动态画面中的人物面孔,他们还往往代表了那个时代底层人精神层面的意志;而以伦理的方式叙述故事是谢晋结合历史现实来进行电影创作的一个重要特征。在《芙蓉镇》里,这种伦理化的创作倾向几乎成为一种总体性的人物塑造方法。

1、《芙蓉镇》的历史背景

《芙蓉镇》的历史背景是复杂的。它纵贯了中国近20年的历史,而且是从50年代到70年代后期,也就是中国最敏感的时期。这段时期,经历了很多“运动”。

印象中,通过一个家庭在特殊时期的悲惨经历反映那个动荡年代对于人性的摧残的片子有好几部:张艺谋的《活着》、田壮壮的《蓝风筝》、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还有谢晋导演的代表作《芙蓉镇》...

虽然它们反映的是同一时代的同一问题,且故事中人物的命运大都坎坷多舛,但这部先于其余两部拍摄的片子却给人一种不同的感受,即在黑暗、混乱与痛苦中,更多的透出了更多的温情,似乎处处都散发着人性的真、善、美。

对于那个动荡的年代,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很难有刻骨铭心的刺痛。

站在历史的阴影中回望,十年动乱中人们的疯狂如瘟疫般在全国散播,侵染身处此境的每一个人。天花过后只是毁容,文革过后却让人们心魂俱残。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段历史在铺天盖地的前进浪潮中被刻意地回避了,教科书上也只残存着几句点到为止的苍白描述,虽然其中有“惨绝人寰”四个字,但却没有细节描写,只是一笔带过,使得新生代的年轻人无法在脑海中真正还原当年的悲剧场景。

除了八十年代大量“伤痕文学”的痛楚追忆和父辈们的口口相传之外,最能透彻解读十年浩劫的便是电影《芙蓉镇》。

昏聩的指令,集体的癔症,变态的举动,扭曲的人性,凄惨的生活...这一切组公主闯秦关成一个荒唐如梦的世界,不幸到不可理喻,难堪到难以理解。究极合体怪兽吉咖奇美拉

影片基本忠实于原著内容,观影过程中,感觉焦虑多于愤懑,幸好在一个冰冷麻木的时代里,依旧不乏人性光辉的熠动和爱情热量的恒温。

影片以芙蓉镇和芙蓉镇上最普通的人为代表,将那场席卷全国的巨大风暴缩影进芙蓉镇里,演绎了一场人间大悲情。

就像北岛的《回答》,海子的胡子里飞出的童话,喇叭裤霹雳舞罗大佑,和诗歌和香烟和啤酒和最肆意的青春。

对于理想主义的80年代,我们所知道的和未知的,都还有很多探索。

时代成就了芙蓉镇上一段凄苦的爱情传奇,同样也是芙蓉镇上形形色色的人们的命运标注了那个时代的特色。每个时代都有各自家必洁拖把的时代特征,有各种形式的桎梏和风潮的洗染,但表现出来却形态迥异,千差万别,人性在其中搅拌迷失,随后是点点滴滴的清醒,彩八仙手机客户端最终在一片混沌朦胧中推动时代磕磕绊绊地前行。

时代的特殊性,尤其使得人性变得纯粹至极,人际关系变得直接单一。萃取提纯后的人性,清的更清,浊得更浊,善的更显善,烂得更显烂。伪善恣行和恶暴招摇什么年代都会发生,但不会像那个年代般堂而皇之,替代一切律法道德坐上正统之位。

这种恐怖是那个年代的专属,《芙蓉镇》就是完美记录了这一偏激。

芙蓉镇上的风风雨雨正是中国当代社会历程的缩影。

谢晋采用近乎编年史的手法,通过众多人物的升沉荣辱表现了各式人物在历史面前的真实面目,同时发出了对人性的呼唤和对美好感情的讴歌。

在反复阅读《芙蓉镇》的过程中,谢晋竟然没有说过一句感慨。按照他当时的说法,这部作品带给他的,除了心灵、情感上的震撼以小樱本子外,更多的就是一种对自我的反思和追问。理由很简单,谢晋很很多观众一样,在这部作品中都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胡玉音、秦书田、李国香、王秋赦、黎满庚、五爪辣...在这些人物的灵魂深处,谢晋看到的全都是自己的黄伟汶过去。

他说:“我看小说时,过去那些阻碍我们进步的、阻碍我们发展的,阻碍历史前进的,我们的人民为之付出的代价,我们走过的许许多多弯路和教训,一下子全在我的脑子里翻腾出来。”

2、第五代导演的情怀精华

直到谢晋导演辞世后,很多人才真正的看过这部电影。

中国第五代导演,只能说各有特色。

第五代导演的几部特色作品相信大家都耳濡目染过了。

相比其他大导的作品《芙蓉镇》拍摄时间较晚,谢晋没有选择跟以往风格保守的一面。虽然第五代导演的这几部作品同样值得尊敬。在我看来,芙蓉镇上的风云变换,是被严丝合缝地记录而非再现在镜头前。它没有那几部作品中铺天盖地的对特殊场景的营造,像是文攻武斗、游街批判、集会造反等很容易引人兴奋的描写几近于无。

但《芙蓉镇》却以朴实逼真著称的生活事件、对接严谨的影像结构将政治运动的诡谲、世事人心的叵测,表现得惊心动魄。而所有这些成就的取得,其关键就在于谢晋对于政治、历史的深刻解读乃至我们这个民族的无畏的反思和直面。

谢晋甚至不想依靠悲天悯人的人性论,来为自己的作品作结。

他也在采访中说过,得益于拍摄《芙蓉镇》的灵感,他是亲历者,也是受害者,他不能忘记,也不能原谅,但是他必须接受这个现实。

看似在电影结束时,秦书田接纳了所有事,但他并非就此心安理得,他依然用谷燕山酒醉后“完了,没完,完了,没完”的责问、用最后一个镜头中王疯子远去时满嘴的“运动了,运动了,运动了”来提醒我们。

电影结束了,生活还在继续。

除了审查禁锢,中国电影常被诟病的另一个地方就是形式过于单调、中正,深怕陷入“形式大于内容”的窠臼。

《芙蓉镇》在电影语言上看似中正,却因思想上的成就,将内容以相当妥帖的形式表现出来,中正中有尖锐的意向。比如几段意识流就安排得恰到好处,更不用说谢晋一贯拿手的影像处理了。

谢晋的电影语言并非为了炫技,而是化入现实的基调,看时有崭新的气象,却难得润物细无声。

看完《芙蓉镇》,再想到《霸王别姬》、《活着》等影片,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第五代导演的作品总有些“隔”samanthasaint,虽然年代距我们更近。而《芙蓉镇》,看着看着心就整个溶进里面了。我想,这是因为整部电影始终围绕着——最基本的人性。一切伟大的作品不都如此吗?

谢晋撇开直观的死亡,运用精湛的细节处理,渲染出了悲剧效应。艺术的圆润和细腻的讲述技巧使他能够避开锋芒话题的敏感性,体现出一种委婉的尖锐。谢晋能在不冲撞主旋律的前提下拍出有所敢为的影片,郭子凡西厢实在难能可贵。

他在同等资历,同等遭遇和相同年龄中的第五代导演里,最有活力,不虚盛名。

冯小刚就曾调侃:"第三代和第四代导演占据着宝殿,他们把大门看得很死。接着第五代导演杀到,他们没走大门‘ 破窗而入’,然而第五代导演杀入这座电影宝殿后,同第四代一起把窗子关严了。后来,第六代导演竟然也杀入了这座宝殿,他们既没有走门,也没有走窗户,而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

可惜中国电影并没有朝着第五代导演的路继续向前。

于是这部拍摄于三十四年前的作品,如今也只能作为当局后知后觉的敏感在互联网上躲躲藏藏。诟病的审查制度,于是乎导演们各自沉浮,或者如娄烨般以爱强入情的名义对着敏感词隔靴搔痒,或者如冯小刚般干脆把天灾更是人祸拍成了温馨晚间档催泪大片,或者如贾樟柯一样放弃对历史的执着至切肤之爱,澳大利亚首都,炸排骨的做法少还坚持着对当下的批判和反思...

随着谢晋导演的辞世,却促成了我们对他了解的开始。虽然我此时思想还很幼稚,但我更愿意美好地相信,这是一次进入前的立此存照。

《芙蓉镇》正是后现代电bestialzoo影最该参考的价值所在。

谢晋这个名字,因为《芙蓉镇》,一定要在未来的某个光明之日被重现,牢记他以历史亲历者的勇气为苦难作证。应当被牢记的还有那个80年代,那个曙光初现的、曾经多么接近过自由和真相的中国。

3、看秦书田与胡玉音的悲剧

我之于刘晓庆的印象,掺杂现实中的负面印象不说,单就演员而言,一直都是爽朗中略带张扬的模样。但在《芙蓉镇》中,刘晓庆的表演完美无缺一查三督。胡玉音看似坚硬的性格中蕴藉了如此的柔弱,在现实的步步紧逼下,她的怯弱的抵抗,或如姜文所饰的秦书田所说的“像牲口一样活下去”,是感动全篇的力量。

谢晋一直有演员伯乐的美誉,在本片中再一次被印证sm女。

胡玉音是整个电影的主线式人物,她似乎成了一个悲痛和灾难的化身换来的是无情的毁灭,从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反讽出时代的荒谬性和人性的卑劣度。她柔弱卑逊,毫无文化,只不过向往美好生活,却因此被一脚踢进地狱深渊。无力反抗的她,只能在丈夫的墓前痛哭,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不幸的变化因何而来?

凭心而论,刘晓庆还是演活了胡玉音,至少她在这部电影中焕发了光彩。

姜文饰演的秦书田,背负着沉重的所谓“罪孽”,靠装疯卖傻而活,成日里嘻皮笑脸,看上去活得毫无尊严。他刷口号,扫大街,拉着胡玉音大跳“扫把华尔兹”,自得其乐,坚定乐观。

“活下去,像牲口一样活下去。”这恐怕是电影中最振聋发聩的一句话。

没有他这句像钉子钉进肉里的硬话,胡玉音也许真的撑不下来,而在那种痛不欲生的境地中,也只有秦书田这样充满智慧毅力和豁达心胸的人不丧失希望。

他和胡玉音几年如一日,反复清扫那条长街,似乎想要扫尽烦忧,扫尽阴霾,扫掉苦痛的生活,可是人性之恶又岂能被扫去呢?

姜文真是一个为电影而生的人,无论是执导还是演戏,都能从容不迫,游刃有余。

秦书田:“老是说出极具哲理性的话来,是一个艺术家,也是一个哲人,面对生活的磨难,他没有去抗争,选择了在逃避中独守住心里那一片净土,带着人性,带着良心,带着希望活着。”

秦书田出狱以后在渡船上碰见老冤家徐松子,面对这个整了他半辈子的孤家寡人,他说:“别在做跟老百姓过不去的事了,他们活着也容易,也不容易。”在监狱的两端,他像一位哲人隐居了若干年,从对于现实生活的残酷下,始终还是无力抗争。

影片中,不仅姜文和刘晓庆有上佳表现,那些配角演员刻画人物也入木三分,其中尤以徐松子饰演恶毒的李国香最是活灵活现。影片没有任何刻意的拿捏和隐晦,故事流畅到还原历史般的感觉,生动地再现了那个年代的人是怎样在凄风苦雨中活过来的。

李国香不断的在迫害折磨胡玉音、秦书田,阻挠他们的幸福。

秦书田和胡玉音却因为他们的结合和性生活的满足,把那个时代的压抑全部消解掉了。

李国香作为女人是不完整她没有伴侣,没有正常的性生活,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只有国家机器冷冰冰在她的背后,看着她,只允许她偷情,还是和流氓王秋赦这种人偷情,她的很多欲望得不到发泄,而看到胡玉音的幸福,她的妒火中烧...

其实影片一开始我们就看到了她那嫉妒的眼神,那眼神来自他的内心,更根源于社会和意识形态对她的压抑。

典型人物还有黎满庚,也是被压抑久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这些人都不在少数。

4、电影的色彩搭配

作为一部八十年代的影片,电影中对于色彩的运用自然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用到极致,但谢晋导演仅仅用了两种色彩——红与黑,便将故事中人物命运的一波三折、那个年代的黑暗、压抑,以及那个年代里最为珍贵的真情渲染地淋漓尽致。

影片的一开始,芙蓉镇上一派附益法热闹非凡的景象,胡玉英的米豆腐店前人头攒动,众人之中,“豆腐西施”的一袭浅红色夹袄十分耀眼。此时的她凭借拿手的米豆腐和丈夫一起把小铺子经营得热热闹闹,终于辛勤和汗水换来了属于两人自己的新居。

一直到这里,整部电影都笼罩在温馨而甜蜜的如朝阳一般的浅红色之中。

从天上的阳光、云彩,到芙蓉镇的青石板街、黑瓦白墙,再到人们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似乎都被胡玉英的美丽感染着。即使有李国香在旁闲言碎语,却也只会被当作小肚鸡肠不必过多计较的言语;即使有王秋赦这样游手好闲的人在一旁蹭吃蹭喝,却也乐得只将他当作平常日子里的开心果。一次成型弹花机

但随着李国香这个工作组长的上任,随着“运动”的开始,故事人物的命运急转直下,故事的色彩也从浅红到灰,最后彻底陷入黑暗。胡玉英和丈夫苦心经营所得的钱款被判定成了“走资”“剥削”,自己也成了受清扫的“富农”。

在乡下避避风头回来之后却发现丈夫早已被逼而亡。

在没有一丝光亮的黑夜中,近乎绝望的胡玉英在墓地里疯狂地呼喊着丈夫的名字。此时的她早已经不是那个众人包围之下的美丽少妇了,她必须面对的是隐藏在黑暗中的未知命运。可显然这并不是一出绝对的悲剧。

而秦书田的出现便是这个故事之所以动人的关键所在。

他被人叫作是“秦颠子”,正是这股劲,他拯救了胡玉英,也拯救了他自己,是以爱的方式。

影片的第二部分开始,仍旧笼罩在夜幕之下的芙蓉镇一片黑暗,大街上已经有了两个扫街的身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个小镇无人的清晨,也许只是一句“该起来了”。

那些无人可诉的苦楚、那些被误解冤枉的过往、那些支离破碎的回忆、那些或许曾经拥有过的梦想,雪妍熙都只有他们彼此能懂,即使很少有言语,即使只是简单的交际,但爱幽灵海军行动也许就这么伟大,且不会被时代社会所牵绊。而这种爱,是秦书田给予胡玉英的从心底里传递的温暖。

起初时,胡玉英还会说:“做什么喜歌堂,败了彩头”。但渐渐的,这温暖将整部影片从黑色的昏暗气氛中拉出来,恢复了开始时温暖的红色基调,甚至比任侠家的博客开篇时洋溢了更多“苦尽甘来”的幸福。

影片中有这样一段: 秦书田先是扫一下地,然后像模像样地舞一下扫把,数出“一二三”这样的节奏,那是华尔兹的舞步。又如秦书田去向王秋赦申请结婚,不仅被拒绝,而且领到一幅写有“两个狗男女,一对黑夫妻”字样的白对联

所以他才会对同样被批斗的李国香说:“你,也是人!”所以他才会临走之前对胡玉英说:“活着,像牲口一样活着!”这不是苟活,绝不是。

而作为对立面,王秋赫和李国香的形象看似最大恶极,其实他们不过也是人而已。就像那场王秋赫到李国香家中的戏,已经伪装了许久的他们终于也展现了一回自己的真性情。如果在当初他们得到了自己所期盼的爱,他们又怎会变成今天这幅模样呢?

谷燕山,这个让李国香产生幻想的男人。

当她去谷燕山家调查谷燕山卖给胡玉音1万多担苞米头子,并歪曲他赚外快和胡玉音有不正当男女关系,老谷当即解裤子,证明自己的清白,哪怕暴露自己身已残没有能力的隐私

谷燕山作为军人,曾经打陈怀远下的江山,曾经所信仰的一切,现实却给了他们响亮的耳光,这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他们几乎用生命换来的胜利,疯狂“运动”却把人性的恶全部激发出来,用于残害善良的人们。只是,谷燕山还是保持着原初的正直品格,是因为无所记挂,才无所畏惧了吗?

如果历史上曾有过这样一个时代,是我们的父辈们亲历过的。

无论那记忆让为恶者和被凌虐者有多么恐惧,

请你告诉我,还有什么理由,我们可以遗忘。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admin本文地址:http://www.ohshika-movie.com/articles/204.html发布于 3个月前 ( 03-16 10:19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竞技宝登录_竞技宝网页版登录_竞技宝网页下载